人达峰,碳达峰,信贷也该达峰

上海半夏投资管理中心(有限合伙)   2021-04-29 本文章264阅读
摘要:中国的人口和资源环境,都已经不能再支持3%以上的长期实际GDP增长。如果非要维持10%的信贷(社融)余额增速,刺激出超过5%的总需求增长, 只能是滞胀和房价泡沫。

人达峰,碳达峰,信贷也该达峰。




听说,因为4月前20多天的信贷增量较低,昨天,不少银行都接到了增信贷的要求。一时间银行们纷纷出来大笔收票据冲额度,票据利率出现明显下降。

个人认为,根据最新的经济形势,信贷政策没有必要坚持之前的目标。即便全年10%的社融增速目标,可能都已经太高,跟最新的经济环境和资源禀赋已经不协调。信贷如果放不出去,是经济禀赋的应有之意,没必要硬冲。
根据长期经济增长理论:
经济增长=要素投入的增长+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
要素包括
人口,资源,资本
现在的中国,上面三大要素,全都开始面临瓶颈,面临达峰。






首先是人口

前几天,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报道:

中国最新一次人口普查结果将显示人口出现1949年有记录以来的首次下降,预计将通报总人口不到14亿。

人口下降带来的影响,肉眼可见。

首先,招工难。
工厂老板如果要招人,不仅要出高薪,还要站街排队,等工人挑。

然后是工资的易上难下,高速上涨:

疫情前,工资维持10%左右增速。

去年疫情如此大的冲击,居民收入也维持了稳定增长。

今年经济略有恢复,工资立马加速上,以10%以上的增速上涨。
如果我们对比美国,会发现,美国的工资增速,过去20年,平均不过3%左右。




然后是资源和环境

今年,我们提出了碳达峰和碳中和。
基于碳达峰的大背景,若干领域都出台了相应的政策:
比如,工信部提出,要在2021年,实现粗钢产量下降。唐山已经关停了30%的钢铁产能。
比如,内蒙古提出要控制能耗。并关停或限制了包括铁合金,电解铝,多晶硅在内的一系列产能。
煤炭生产也因为环境,安全,腐败等问题,实际上有可能已经阶段性出现了下降。
具体的政策细则,有一些可能并不是非常恰当,政策的主要目标没有实现,而政策的副作用太大。
比如粗钢限产的结果,铁矿并没有跌反而跟着钢价创新高,下游制造业倒是很难受。可参考 当前打压铁矿的关键:钢材不能暴利
但有一点可以明确的是,中长期,由于资源环境的限制,碳达峰的大背景下,中国经济的资源投入,大概率也进入达峰阶段,不会再有明显的增长。
碳达峰的效果也是肉眼可见的:
供应受限的事实或预期形成,只要需求略有增长,相关商品价格暴涨。




然后是资本

过去10年,地方政府是国内最大的加杠杆主体之一,贡献了大部分的资本存量投入。

而现在,地方政府债务水平过高,风险也越来越大。所以,为了经济的长期稳定健康,我们也需要控制地方政府的债务增长。


今年的国务院常务会议,就已经明确提出:“政府杠杆率要有所降低“。


根据长期经济增长理论:

经济增长=要素投入的增长+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
要素:
包括人口,资源,资本
综上, 人口,资源,资本,这三大经济投入要素,全都开始面临瓶颈,面临达峰。

而全要素生产率提高,也就是技术进步和效率提高,长期如果能维持每年3%左右的增长,在人类经济发展历史上,就已经是非常优秀的水平。

所以,如果要素不再增长,或者我们主动选择投入要素不继续增长,中国经济的潜在实际增速,就要下降到3%的水平。

所以,对应的,我们的合意的中期的国内总需求增速,考虑到2%左右的合意的物价涨幅,应该下降到5%左右的名义水平。
对应的,我们的社融和信贷增速,也应该跟我们的潜在经济增速匹配,下降到5%左右的名义水平。
在今年的特殊环境下,因为海外正在进行强财政刺激,需求同比大幅上升,理论上应该把国内总需求增速控制得更低,才能匹配要素投入增速,不至于出现物价过快上涨。
信贷中,还有一块值得专门讨论的: 普惠贷款(经营贷)。

经营贷的本意,是保小微企业,保就业。

但现在人已经不够用了,工资都加速到10%以上的增速,老板已经要站街排队等着工人挑了。普惠贷款似乎已经没有必要再放了。

逼着银行放普惠贷款(经营贷),普惠贷款只能流向房地产。
我在   形同虚设的5条红线,继续膨胀的地产灰犀牛 里曾经做过详细的数据分析,得出结论:过去1年,大量购房资金,来自银行贷款,尤其经营贷。我刚写完这篇,就爆出了深房理事件,果然如我的分析,大量经营贷流入房市。
本质上,我们的人口和资源环境达峰,已经不能支持3%以上的实际GDP增长。如果非要维持10%的信贷余额增速,刺激出超过5%的总需求增长。只能是滞涨或者房价泡沫。
人达峰,碳达峰,信贷也该达峰。


一键咨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