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蓓:美股下跌的深层次原因

李蓓   2020-02-29 本文章96阅读
在过去的一周,美国主要股票指数下跌超过10%,单周下跌幅度之大,属于二十年一遇的级别。从表面上来看,美股的下跌,是因为新冠疫情在全球的扩散,但更深层次和根本的原因却是其它。

从中国的情况,我们有效的控制了病毒蔓延。根据泰国和新加坡的案例,我们可以推测,即便西方国家对疫情采取比较佛系的态度,进入夏天以后,随着气温的显著升高,疫情也会自然地告一段落。所以,疫情绝不会成为人类的灭族灾难。
国内的投资人都知道,因为股票是企业利润的永续贴现,一次性的事件损害,并不显著影响股票的长期价值。一次性的利润伤害,在整个市值里面扣就可以了。而特殊事件,反而往往引发更多的货币宽松和央行的流动性支持,对股市带来支撑。正是基于这个原因,春节后的第一天下跌后,国内投资者踊跃入市抄底A股,A股指数收复了大部分的跌幅,部分强势指数甚至创出新高。
美国的机构投资者也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,那他们为什么对于疫情如此的恐慌,股市的下跌幅度如此之大呢?
这需要我们先回顾一下2016年以来的这一轮美股牛市驱动的原因。在我看来,这一轮美股牛市,可以说是特朗普一手促成的。作为一位亿万富翁资本家,特朗普的所有政策都是高度,有利于资本家,有利于股市的。比如对企业的大幅减税,比如不断地施加压力,让美联储降低利率,把实际利率降到负值水平。
而且,他的这种行为已经到了过度的水平。因为美国已经处于充分就业的状态,失业率低于4%。按照凯恩斯的理论框架,此时是不应该再有财政赤字的。但是特朗普依然让财政赤字维持着非常高的水平。然后,在充分就业的水平下,美国的工资增速一直保持在3%左右的同比增速,CPI也一直位置2%左右。跟2%以下的利率水平,也是不匹配的。
一句话总结,特朗普基于政治考虑,已经透支了财政和货币政策的空间。
在这一点上桥水也是类似的看法。在最近的市场展望中,桥水给出了下面这2个图。
各类政策的描述

各国的政策状态


我在年度股票市场展望 李蓓:2020,亢龙有悔,牛市梦碎  里面也曾经写过:

(美国的利率和财政政策)它既然是政治妥协的产物,就会面临政治风险。

当前过低的利率,并非没有坏处,它已经对养老体系的存续产生了威胁,并加剧贫富分化。无论对特朗普的弹劾,还是大选的形势变化。只要市场认为,相对鹰派的政治人物,可以得到更多的权利,发挥更大的作用,市场可能就会有明显反应。
因为政治原因带来的超常规的上涨,自然就面临着政治风险,而大选就是这一风险的促发点。
低利率,高赤字,资产泡沫的组合,虽然看起来是繁荣的,但并非符合所有人的利益和诉求。极度的贫富分化下,社会底层感受并不好。桑德斯的出现,这正是迎合社会底层,以及追求平等,仇恨资本家和富人的民众心理诉求。与特朗普完全相反,桑德斯称自己为共产主义战士。他的政治主张里面包括非常激进的,对于资本征税的政策。

本来,桑德斯的当选,市场普遍认为是一个小概率事件。而新冠疫情的出现,改变了这个概率。
美国政府包括特朗普本人,最近针对疫情的表现,是令人失望的。同时,疫情引发的股市下跌,又折损了特朗普在任的政绩,降低了其连任的概率。而特朗普如果不能够连任,那股市就应该下跌更多。正反馈恶性循环开始。
物极必反,阳极生阴。
过度的财政刺激和过度的货币刺激,过度的贫富分化和资产泡沫,早就埋下了美国股市大跌的种子。美股大跌是必然的,只是此刻,被一种意外的原因开启了,来得如此之快,让人措手不及。
回到中国,我们也有一个从2015开启的,且运行过度的大趋势:地产的过度繁荣。在去年年底,它本身也已经走到了盛极而无以为继,高位横盘等待拐点的阶段。
在过去的1个多月,因为疫情,地产销售基本落空,地产商资金持续绷紧。企业复工的迟滞,影响了很多人的收入。世事无常,或将影响一些人的收入预。或许,中国持续5年的这一过度趋势,也正在被疫情催化,形成拐点。
物生谓之化,物极谓之变。
阴阳不测谓之神。



一键咨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