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蓓:当我们背离了初心

上海半夏投资管理中心(有限合伙)   2020-01-01 本文章80阅读
摘要:我们在最智慧的经济学家们的理论框架指导和鼓励下,建立了现在的经济金融体系,现在却背离了初心,失去了敬畏,走入了无人之地。2020年会是一个重要的拐点,也会是十年一遇的机会。

1983年,是马克思去世100周年。碰巧,这一年也是凯恩斯和熊彼得诞生100周年。第一位是我最敬畏的经济学家,后两位是我最欣赏和喜爱的经济学家。又碰巧,在这一年,我出生了。

这种巧合,让我对经济学一直有一种特别的亲近感,有时候也会产生一些可能不恰当的特别的使命感。
今天是2020年元旦,新的一个十年,也是新的一个时代的开始。我在家里喝茶看书,重新翻阅大师们的经典著作,想到几个问题,突然感慨万千。
如果马克思还在世,看到他所批判的资本主义,和他梦想的社会主义,在当前界限竟然如此模糊,大有互相交融之势,不知会作何感想?
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,大多建立了一套完整的社会福利体系,几乎可以保障了所有人得到温饱。然而庞大的开支却压得国家财政不堪重负,以至于出现了负利率,这种跟资本主义的本质精神相背离的东西。
在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,出现了庞大的完全以投机和套利为目的的影子银行体系,好多大鳄在里面兴风作浪。还出现了规模估计是全世界最大的投机大潮,全国范围内的房地产价格,在信贷和杠杆的支持下,在三年左右时间的接近翻倍的上涨。
如果凯恩斯还在世,看到在充分就业已经实现的情况下,全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,都依然在高的赤字水平(广义赤字水平)进行财政刺激,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?
亲身经历过大萧条以后的长期经济低迷和长期高失业率以后,凯恩斯怀着悲悯的心,提出了一套济世的经济学理论和实践框架,希望能够降低宏观经济的波动水平,降低经济衰退阶段的失业率和人们的痛苦程度。他可曾会想到:如今各国政府对于宏观经济和资产价格波动的容忍程度,下降到如此之低的水平。似乎他们已经忘了,经济本来就是波动的,只是在有了凯恩斯之后,这种幅度才可以变得小了一些。而凯恩斯自己都知道,这种做法是有代价的。
如果熊彼特还在世,看到他曾经最为欣赏和赞美的企业家们,他认为肩负了创新社会生产方式,提高生产效率,推动人类社会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重任的企业家们,为了自己的利益,为了提高自己的股票期权激励的回报,把更多的精力放在,通过调整资本结构(发债券加杠杆回购股票的形式),增加每股收益推升股价,以至于让整个美国企业部门的杠杆率达到历史最高水平的时候,不知道会作何感想?
曾经,我们用产出,销售和利润来衡量和激励企业和企业家的成就,现在,则是用股价。
我们在最智慧的经济学家们的理论框架指导和鼓励下,建立了现在的经济体系,金融体系。但走着走着,远远偏离了他们曾经告诉我们的方向。

看过一个关于初心的小故事

我养了一条鱼,死了,伤心不已
我不想土葬,想给它火葬,把鱼灰撒向大海,让它回到母亲的怀抱
谁知道那玩意儿越烤越香,后来我就买了瓶啤酒.......
很多事情,走着走着,就忘了初心
经济金融世界,充满了诱惑。无论对于政府,对于企业家,还是对于居民,都是一样。就好像烤鱼飘出的香味,它经常会让我们走着走着,就忘了初心。
我时而会思考人生的价值?比如,我所从事的工作有什么价值和意义呢?
金融行业,尤其是投资行业,总体是不创造财富的,只是在分配财富。从时间的维度上分配,以及从空间的维度上分配。
比如,作为专业投资人,我的历史长期收益率,显著高于市场,那就一定有很多人显著低于市场。直接的或间接了,我割了一些韭菜。这个就是在空间上对财富的再分配。
再比如,现在很多大国都是 高财政赤字,极低利率,高福利水平的组合。这是在透支未来,这意味着未来很多人需要延迟退休时间,工作更多的年份,或者未来的年轻人需要更加辛苦和努力的工作,才能够维持财政和养老体系的正常运转。这,其实是财富和价值在时间上的再分配。
刚想清楚这些,我有一些羞愧和不好意思。但后来想明白更多,就释怀了。
财富再分配的工作,自古以来就有,不可避免,而且非常重要。这个工作,总是由一些最智慧,最勇敢,而且最坚韧的人在从事。在古代,这个工作叫 战争
古代,没有资本市场进行财富再分配。好的军事领袖,可以通过有效地组织战争,直接掠夺他国的财富。而即便你热爱和平,也不应逃避战争,而是需要欣然上任接受挑战。
因为相对于生产活动,财富再分配活动的大规模和高效,是如此的诱人。总会有人虎视眈眈,希望掠夺他人或他国的财富。尤其在歉收的年景,掠夺和财富再分配,是维持生存唯一的手段。所以,即便一个国家悲天悯人热爱和平,也需要招募最智慧的军师,培养最坚韧勇敢的将军,建立自己的军队,形成战争的能力,以求自保。
只是的确,财富分配的行为,需要节制。正如孙子兵法所言: 夫兵久而国利者,未之有也。 故不尽知用兵之害者,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也。
在当前,世界经济和金融市场进入了一个非常特别的状态。正如上面讨论的:我们在最智慧的经济学家的理论框架指导和鼓励下,建立了现在的经济体系,金融体系。但走着走着,远远偏离了他们曾经告诉我们的方向。
低失业率,高赤字,高福利,负(低)利率,高杠杆,高资产价格,高风险偏好。以上在经济学理论框架里极度不协调,历史上基本不可能的组合,其中的每一项都到了非常极致的水平,还互相纠缠关联在一起。
全世界经济活动的实践者们,无论政府,企业,还是居民,毫无克制的使用着各种财富分配手段,忘记了兵久国不利,勇敢而无畏的走进了前人未曾踏足的陌生的未知领域,对经济和市场规律缺乏足够的敬畏,对可能面临的风险,没有足够的警惕。
在我看来,2020年会是一个重要的拐点。人们习惯了岁月静好,但脚下惊涛骇浪在默默酝酿。
而惊涛骇浪对于每一个真正的宏观交易员来说,其实都是十年一遇的机会。


一键咨询